1. <mark id="6l60s"></mark>

        <output id="6l60s"><track id="6l60s"></track></output>
      1. <tr id="6l60s"><nobr id="6l60s"><delect id="6l60s"></delect></nobr></tr>
      2. <tr id="6l60s"><nobr id="6l60s"><ol id="6l60s"></ol></nobr></tr>
            首頁 > EA > 正文

            數據中臺與企業架構

            2020-03-20 10:53:16  來源:張靖笙

            摘要:現在各行各業,大家都非常關心數字化轉型該怎么轉,數據中臺該怎么建。最近看來,不管主動還是被動,越來越多企業感受到數字化轉型的迫切壓力,于是數據中臺的概念越炒越熱。
            關鍵詞: 企業架構
              現在各行各業,大家都非常關心數字化轉型該怎么轉,數據中臺該怎么建。最近看來,不管主動還是被動,越來越多企業感受到數字化轉型的迫切壓力,于是數據中臺的概念越炒越熱。
             
              關于數字化轉型和數據中臺,業界的聲音不絕于耳,但當我聽到有人把這兩件事混為一談的時候,我的感覺是異樣的,我不否認兩者有很大交集,但絕不能等同,毫無疑問,數字化轉型是一個遠比數據中臺的內涵更宏大的命題,如果僅用數據中臺的概念、方法和工具套用到數字化轉型,這是一個片面得很明顯的生搬硬套。
             
              結合我自己的職業經驗,企業架構(Enterprise Architecture,簡稱EA)可以說是更貼切數字化轉型的方法工具,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企業架構這個概念就在國際上日益流行,雖然架構師這個職業在我國也非常吃香,可就我自己的體會,意識和理解到企業架構重要性的企業組織在中國還不是太多。這種局面正日益成為中國企業信息化普遍的瓶頸,聯系到今天很多人爭著要建的數據中臺,沒有企業架構的支撐,數據中臺在企業將是怎樣一個職能定位?要怎么發揮作用?與企業其他業務和管理工作是怎樣的關系?如何有效銜接?這些問題就很難得到讓大家都信服的回答。
             
              自然很多人都會問企業架構到底是什么?簡單來說,就是把企業看成一個信息系統的建模工具。企業架構理論的提出和發展的確和信息系統有很深的歷史淵源,20世紀80年代中期,當時還是IBM員工的John Zachman率先提出了“信息系統架構框架”的概念,從信息、流程、網絡、人員、時間、基本原理等6個透視角度來分析企業,也提供了與這些視角每個相對應的6個模型,包括語義、概念、邏輯、物理、構件和功能等模型。由于其杰出的開創性工作成果,Zachman被公認為是企業架構領域的開拓者。但在當時,Zachman并沒有明確的使用“企業架構”的概念。
             
              雖然企業架構早期思想雛形來自信息技術領域的建模理論,20世紀80年代中期之前,雖然使用的理論和模型已經逐漸流行于各種信息系統的設計和開發,幾乎只有學術界對企業再造或企業建模的思想感興趣。而讓企業架構逐步在國際上得到廣泛采納的歷史背景就是被稱為第三次工業革命(工業3.0)的信息化與工業化相融合(在我國簡稱為兩化融合),特別是在國際上,以美國和歐盟為首的發達國家已經為企業架構的推行制定了一系列強制性的法律法規,例如美國的Clinger-Cohen 法案、Sarbanes-Oxley 法案、歐盟授予公共合同的指令等等。從世界先進國家的發展經驗和示范作用來看,企業架構的采納和推行,是經濟、社會、商業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產物。
             
              隨著經濟社會信息化程度的加深,企業如何建立有效機制使IT與業務融合,即通過更好的IT運營,產生相應的業務價值,提高核心競爭力成為企業迫在眉睫的商業問題。數字化轉型的實質是第三次工業革命以來,包括今天正在發生的第四次工業革命,社會經濟的發展需要每一個企業融合數字化技術開展持續的組織變革,要確保組織變革的成功,首先就要建立一整套有效管理變革的方法體系,而這種方法體系又離不開數字化信息技術的融入和支撐,正是這些歷史發展規律的客觀要求導致融合了戰略發展、業務以及 IT 系統的企業架構(EA)應運而生。
             
              我們可以看到,今天無論是服務于打贏信息化條件下戰爭的國防建設,服務于智能制造的數字孿生(Digital twin)、基于模型的企業(MBE),服務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教育信息化2.0,服務于政務流程再造的數字政府,服務于銀行4.0的金融科技,包括本文所論述的數據中臺,背后都有企業架構的影子,企業架構為什么能做到這點?在筆者看來,簡單來說就是有效地使用了紙上談兵的方法(架構),幫助各種形態的組織(企業)打贏高度變化的環境中的各種斗爭(變革)。
             
              TOGAF(開放組體系結構框架)將“企業”定義為有著共同目標集合的組織的聚集。例如,企業可能是政府部門、一個完整的公司、公司部門、單個處/科室,或通過共同擁有權連接在一起的地理疏遠的組織鏈。在“企業架構”上下文中,“企業”這一術語不僅可用來表示整個企業(包含所有信息和技術服務、流程和基礎設施),而且可以表示企業內的一個特定領域。
             
              自古以來,戰場上令行禁止紀律嚴明的軍隊才有戰斗力,強調軍人對上級命令的絕對服從,而今天任何一個組織都處在一個內外部高度變化的環境之中,特別是信息化條件下的企業內部活動常常要擴展到包含伙伴、供應商和客戶的參與,組織邊界已經越來越模糊,還依賴傳統行政指令手段已經越來越難以管好理順新時代企業內部各種復雜的利益關系,如何依賴信息技術建立新的組織秩序,定義共同目標、建立價值共識,在這個基礎上組織協調各種要素和資源采取一致行動,這樣的組織的工作安排才有執行力。打贏信息化條件下的戰爭與辦好數字經濟市場條件下的企業,都需要高效及時的運籌帷幄,只有融合運用各種資源和要素才能達到組織的目標,這樣一來,基于數據的紙上談兵(架構建模)功夫還真不能少,否則一動起來就亂套了,或者根本不知道該從何開始動。
             
              企業有效使用信息技術和其中的數據資源,不但是重要的生產力要素,更是構筑新型生產關系不可或缺的載體,從這個角度我們就可以看清楚企業架構為今天數字化組織變革所發揮的不可取代的中樞和橋梁作用。如果說企業架構是戰略層面的調兵遣將,那么所謂的前、中、后臺就是要落到戰術層面排兵布陣的具體系統方案設計工作了。
             
              那具體到數據中臺,到底和企業架構是怎么一個關系呢?如上所述,兩者是企業整體戰略布局和具體戰術制定的關系,定位上不一樣,概念上當然不能等同,我們特別需要注意一點,每一個企業組織的戰略發展道路是不一樣的,所以每個企業的企業架構都是不一樣的,但數據中臺里面很多方案內容具備技術手段上的通用性,所以我們看到很多雷同的數據中臺架構圖就不奇怪了。最近我在業界看到有把數據中臺定位成數字化轉型中樞這樣的言論,由于我不認同把企業架構和數據中臺混為一談,所以對于這樣的說法也不敢茍同。根據筆者的理解,數據中臺更像是把企業架構中數據架構規劃的主體內容,從運營和管理數據資源的角度采納部分業務架構、應用架構和技術架構的內容和建模方法,向系統建設實施更進一步的落地設計方案。
             
              從這個角度我們理解數據中臺和企業架構的關系和相互作用就比較明白了,如果我們沒有企業架構的支撐就去張羅搞數據中臺,最后數據中臺會淪為企業各種信息系統的其中一個,很多關于數據治理和運營的想法缺乏推動有關組織變革的執行力,必然造成這個系統與企業現實業務流程和工作環境的脫節,時間長了數據中臺作為一個信息系統的效力和價值也將大打折扣,逐漸淪為雞肋擺設,嚴重的會成為矛盾叢生的問題中心,這樣又如何還有能力推動數字化轉型?
             
              而翻過來說,今天我們任何一個組織要完成數字化轉型搞企業架構如果不考慮數據中臺的要求,那么數字化轉型所強調的“組織從業務數據化到數據業務化”也就缺乏了關鍵一招的落地方案,再漂亮的企業架構都極有可能變成高高掛起的紙上談兵!

              原創 張靖笙 

            第三十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北達軟EXIN網絡空間與IT安全基礎認證培訓
            北達軟EXIN DevOps Professional認證培訓
            責編:yangjun
            国语自产视频在线不卡,青青小草国产在线播放,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